TVBS ​水都變身藝術館 台灣藝術家驚豔雙年展

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即將開幕,今年的主題是「全世界的未來」, 台灣也有藝術家參與,這一次台灣館展出的是,藝術家「吳天章」的作品,用濃烈的台客美學攻佔水都,請看TVBS來自現場的報導。 

走過曲曲折折的巷弄,整個威尼斯都是藝術展覽館,轉角處處是驚喜。TVBS特派員錢怡君:「我們在這裡發現有台灣藝術家的精采作品。」 

大筆一揮,整個空間都是張揚的風格,這是臺北當代藝術館在威尼斯雙年展所策劃的平行展,主題是蒼生問。 

台灣藝術家張耀煌:「我畫了很多白人黑人還有黃種人、棕色人,在全世界的商場政治,軍事的文化的競爭,我是感覺競爭是正常的,但是終歸我是希望能夠大家和平相處。」 

現場即席創作也考驗這位68歲藝術家的體力,而這一次台灣國家館主題是吳天章作品,別說再見,充分展現了台客美學。 

歌曲「再會啦港都」:「船要離開,船要離開,再會啦港都。」 

藝術家吳天章:「台灣是一個獨特的,從它的地理環境,從它的政治體制,經濟制度,台灣渾然就是一個,它有很清楚的文化面貌,我很努力的想要創造台灣的美學被世界看到。」

TVBS特派員錢怡君:「就在遊客如織的嘆息橋旁邊,台灣館的位置就在普尼奇歐尼宮裡,儘管外牆你看不到任何有關台灣的字樣,不過我們在威尼斯雙年展在這裡已經20年了,台灣藝術界也靠著自己在這裡扎根。」

Trova Eventi.it

http://trova-eventi.it/venice-the-question-of-beings-%E8%92%BC%E7%94%9F%E5%95%8Fpreview-%E9%A0%90%E5%B1%95/

台湾画家张耀煌《众生相画展》汉堡开幕 Hamburg 2013

谭绿屏

9月18日晚上7时,汉堡Kuntforum Markert艺廊隆重举行了台湾画家张耀煌先生《众生相》画展开幕式。画展策展人 Prof.Claus Friede教授和台北办事处处长张维达先后致词,张耀煌先生致荅谢词。

Prof.Claus Friede教授高度评价了张耀煌先生作为一名杰出的企业家,长期坚持不懈从事书画艺术卓有成效的经历,他说:1990年代早期,欧洲及北美兴起一阵中国艺术风潮,尤其是年轻当代艺术家。20年后在德国,依旧缺乏对中华文化及艺术的认识及了解。谈到中国、中华、异议份子的艺术,或早期中国流行等领域,常有人说这些艺术家或多或少都是抄袭模仿西方, 将会面临另一个死角。虽然来自中国艺术家的展览越来越多,但是通常缺乏与国际艺术环境(以西方社会为主)的自觉性整合,也缺乏对中国发展及新历史的深刻认识,这些艺术家,包括全亚洲的艺术家。张耀煌先生的作品深根于双边文化,以一种非常奥妙、难以形容的方式呈现;认知到国画与书法二者结合的特别价值,并致力于融合这两个领域,发展出他绘画的自我风格及特色——沉思的内省、与外显的艺术冲劲,融合冲突与对立。

展厅中央地靣铺上了大幅画毡和长条宣纸,张耀煌先生现场演示水墨书画。他脱去脚上的皮鞋,穿着祙子,一手把持着特制的长杆毛笔,一手小心提着裤腿,以免裤脚沾染墨汁拖上白纸。他平心定气、不紧不慢,大气磅礡地写画出水墨线条的古朴罗汉和行草书法。如他自已所说:在绝对平和的状态下,突然从内心产生的爆发力,那是自然而然生成的。最后书画家以“还我河山”走笔收尾,充分展示了中国水墨精华独特的风貌,令现场中外观众大开眼界,喝釆叫好。

努力出成果,就能得到社会的肯定、政府的推崇,这是台湾当今艺术家的幸运。

同时出席开幕式的还有办事处处长张维达的夫人;张耀煌先生的两位女儿亦孝心奉陪。台北办事处秘书叶慧芳作了同步翻释。

   展期:2013年9月19日至11月24日(预约参观时间请电洽:04321-87010)

   地点:Kuntforum Markert艺廊Droopweg31, 20537 Hamburg

 策展人 Prof.Claus Friede教授致词

策展人 Prof.Claus Friede教授致词

  张耀煌现场挥毫

张耀煌现场挥毫

台灣畫家張耀煌獲釜山表揚

發布日期:二月 22, 2012
更新日期:17:50 二月 22, 2012

為感謝中華民國畫家張耀煌促進釜山與台灣間文化交流,釜山市長許南植20日在市政府頒贈感謝狀,張耀煌也回贈1件個人雕塑作品。中華民國駐南韓代表處釜山辦事處今天透露這項訊息。

張耀煌以粗獷的筆觸繪畫人面和動物見稱,並具有雕塑造詣,曾於2011年9月至11月應邀在釜山市立美術館舉辦個人畫作展,受到釜山市民好評。去年10月初,張耀煌更自掏腰包,安排台灣茶藝及琴藝表演團前往釜山,參加釜山國際茶文化節盛會,不遺餘力促進台灣和釜山市間的文化藝術交流。去年11月,釜山市立美術館組團訪問台灣,張耀煌熱心陪同代表團拜會台北市當代藝術館、台中市國立台灣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扮演台韓文化交流的橋樑角色。

釜山市政府及當地藝文界對張耀煌熱心文化交流甚為感謝,也促成此次許南植市長親自頒贈感謝狀的美事。

 南韓釜山市長許南植(左)20日頒贈感謝狀給台灣畫家張耀煌(右),答謝他在促進釜山和台灣間文化交流的積極貢獻。(中華民國駐釜山辦事處提供)

南韓釜山市長許南植(左)20日頒贈感謝狀給台灣畫家張耀煌(右),答謝他在促進釜山和台灣間文化交流的積極貢獻。(中華民國駐釜山辦事處提供)

Arts and Garden Design collaboration: Yahon Chang and Yoshio Hoshino

张耀煌及国际知名景观设计师星野嘉郎

来源:中国房产超市网    2014年06月30日 11:53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MzNjkzMzky.htm

 

FCCS专访艺墅家总裁张耀煌

张耀煌:来到嘉兴,蛮喜欢这边的人文气息,感觉这里是山明水秀,历代出了那么多的文人画家,也是共产党的发源地。这边让我感动的东西有很多,所以我们就在这里规划了一块82亩的地,我们想把它打造成一个华东地区最好的艺术田园。所以我们用东方比较极简的、低调的奢华来营造我们的联排别墅和我们的高层。

从外面进入首先能看到的就是好的绘画和艺术品,还有雕塑品。让业主的孩子从小就能看到这么好的艺术品,让他们从小就能对艺术产生审美。此外还营造出良好的环境居家,下班回到这里就能完全地放松,完全是回到家里的感觉。退休也是最好的地方。所以我们请了全亚洲最好的星野大师来帮我们做田园的设计,也找了台湾101的设计者李祖原做建筑的设计,也请了台湾现在最红的日月潭涵碧楼的王胜正来给我们做室内设计,然后所有的设计规划和总监由我张耀煌来负责,我们想把它打造成华东地区最具人文底蕴的艺术家的田园,联排和高层,我们取名为艺墅家。

现在大家都很会读书,我们这边让小孩从五六岁就能接触好的艺术品、雕塑和文化底蕴,我们这边会常常举办花艺、茶道、书法、绘画的教习,还有古筝等,我们这边还有图书树。另外还会留一栋别墅开放成我私人的美术馆,会收藏我很多的作品。我们的大堂是五星级的大堂设计,业主的小孩的美感天生会比别人高,更具竞争力。我们找到星野大师,他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对我们的项目十分支持和关爱,今天能请他为我们设计,这是华东地区的光荣。

 

FCCS专访国际知名景观设计师星野嘉郎

星野嘉郎:作为景观师,既是景观设计师也是艺术师,我一直按着这个理念进行设计。在整个设计中,使用具有生命的植物,使用过程可达5年甚至10年都没有问题。在这里生活的人们,随着时间年月的流失,可以感受到的一个风景。整个设计的空间,是老人、孩子、在这里生活的人们的享用的空间。重视自然是中国园林的一大特色,现代的住宅把现代的空间融合在自然里面,重视人们心灵的感受、五官的感受,就是用自然的语言,比如说水、气候等等,它都是有表情的,我们怎么在这个空间里面,把这些表情进行展示。

与开发商既是董事长更是艺术家的张耀煌先生见面后,我对他的画作十分欣赏。这次的小区就是根据张耀煌的艺术特点进行设计,比如说他的绘画、雕塑,景墙的浮雕、雕塑,就是据此设计并贯穿在整个小区、整个的自然空间里面。在狭窄的空间里面,我们尽可能地营造不同的空间,而且延续的空间,赋予它不同的主题,有延伸感和纵深感。

在整体的空间中,我们也加入了日式的中式的小空间、比如说看书、休闲的一些小空间。在高层间的大空间,我们将之营造成业主们户外生活的空间,有泳池、大树。泳池夏天可以作为泳池戏水,孩子们的戏水,大人的健身;冬天可以作为景池,配合于一些大树、雕塑、景墙,形成一个丰富的景观营造。北侧商业的通廊,一些通廊的空间,我们把建筑的通廊空间,延伸到一个户外的景观空间,把它作为一个艺术景观的通廊,这其中我们可以展示一些画,作为一个画廊、景观廊,业主们的作品可以在这里展示,是一个动态的凸显文化艺术气息的通廊。我们把建筑的内通廊和景观有一个延续。

整体的小区,我们想营造出的是,这里的业主们能享有一个早晚的外空间的表情、四季的表情、可以在这里感受到不同空间的,非静态的动态的。四季的变换,年代的变化,可以感受到自己从孩子长大成人的过程,可以给自家的老人小孩一个很好的生活空间,这是我们一个最终的目标。

  张耀煌 Yahon Chang

张耀煌 Yahon Chang

  星野嘉郎 Yoshio Hoshino 

星野嘉郎 Yoshio Hoshino 

雅昌专访 Artron

张耀煌:绘画是我最大的救赎

2014-05-21 17:14:19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摘要: 张耀煌先生在开幕式上发言 “人间归宿”张耀煌个展开幕式现场 策展人蓝庆伟发言 导言:2014年5月13日,由青年策展人蓝庆伟策展的《“人间·归宿”张耀煌个展》,在台北国父纪念馆逸仙画廊开幕。张耀煌先生是台湾本土画家,此次展览…

http://artist.artron.net/20140521/n607158.html

 

导言:2014年5月13日,由青年策展人蓝庆伟策展的《“人间·归宿”张耀煌个展》,在台北国父纪念馆逸仙画廊开幕。张耀煌先生是台湾本土画家,此次展览共展出了其“人间”、“归宿”等系列画作30余幅。在开幕式之后,雅昌艺术网对台湾艺术家张耀煌进行了采访:

雅昌艺术网:您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又是一位很好的艺术家,在商业的理性与艺术的感性间,您如何完成身份的置换?

张耀煌:对于商业,由于家族世代经商的背景,所以我很早就接触到这些,在我看来商业相对艺术是另外一套哲学。我到台北的时候是一个人,白手起家,将自己在国立艺专时学的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做为安身立命之技,但后来就逐渐转为纯商业,做房地产、百货等,几乎就再也没提起过画笔。但在我45岁时,突然生了很重的病,常常跌倒,去了几家大医院也没有查出病因。有一次我去日本旅行,见到一些下山的和尚身着黄色的衣物在阳光下透光,一时兴起,就找了些材料画画,画了大概三天三夜,我的病就好了。我夫人问了我一些问题,后来我意识到我必须画画,因为画画平衡了我过度商业的左、右大脑,使之不会过度倾斜。左右大脑虽然冲突,但是当我遇到人生的瓶颈,我的艺术、创意往往会给予我商业的转机,比如十几年前,我将雕塑引入了房地产,这样的创造性举动为我带来了很多荣耀,而身份的置换就在这个过程中悄然完成。

雅昌艺术网:您的绘画主要有那几个系列?缘何会出现这几个系列?

张耀煌:我的大部分作品大概分为两个系列,一个是“繁花”系列,一个是“人间”系列。“繁花”系列主要体现的是我内心对美的追求、对色彩的理解,所以在这个系列中光的表达非常通透,表达了上帝对人们的爱。“人间”系列我将动物映射人物,讲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对和、交流,这个系列主要是浸淫商场多年而得。在商场中,我看到太多人扮演着不同角色,有人变成了温驯的小猫、小狗,有人变成了狐狸、老虎、黑豹,所以在这个系列中,我将人变成了这些动物的穿插点来表达我所见的世界。

雅昌艺术网:您是基督教信徒,宗教的信仰是否有延伸到艺术的创作之中?

张耀煌:我现在在听音乐的时候都喜欢听赞美诗,聆听这些喜乐的呼喊。对于画画,它同音乐也是一样,在绘画的过程中,我也会将我所有的压力、苦闷释放开,并常常获得全新的想法与希望,得到光明和喜乐,绘画可以说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是我最大的救赎。而对上帝的信仰,会随着我对它的理解的不同而表达在我的绘画中,比如“黑妈妈”。在我画“黑画”的时期,一个朋友就警告我:“上帝在生气,你为什么都画‘黑妈妈’呢?你为什不画人间那些美丽的、健康的、快乐的人,为什么不画你看到的?把你画黑的那些弄掉吧,我不喜欢。”当天晚上,我与到一个银行业的朋友去参加个聚会,碰到另一个曾画过雷诺阿家族的画家,这个画家在一战的时候受过伤,夫人早亡,经济也拮据,年迈了又有严重的风湿,他说:“人生那么痛苦,可恨的、黑暗的、悲惨的都交给别人去画吧。”雷诺阿家族画的都是青春少年、美丽、爱,他的色彩缤纷、幸福与希望,雷诺阿是不用黑色的,上帝也是光明的。后来,经过这一天的经历,我开始着手这种颜色丰富的绘画,通过光亮来展现人生的希望、上帝的爱。

雅昌艺术网:最近大陆的“新水墨”如火如荼,不知您对此有何看法?对于“水墨”又作何理解?

张耀煌:“水墨”我从6岁就开始接触,是一种在骨子里不可磨灭的东西。我通常觉得,我的绘画最重要的是在我的水墨之中,虽然我加入了许多西方的油彩,但是我总是将油画布当做宣纸,水墨的那种纤细、韵律、东方的精神完全融入了我的创作。对于“新水墨”我也有一定耳闻,无论怎样表现,“水墨”的那种自由、触感,那种东方意境、灵性变化都是不会改变的。

雅昌艺术网:在您的展览和作品中,反复出现“归宿”二字,而此次展览的名字也以“归宿”命名,不知您的“归宿”作何理解?

张耀煌:人生总是会遇到很多困境,一生痛苦或是喜乐也就是短暂的几十年,就与演一出戏一样,只是希望在落幕的时候,能守住这些光明、灿烂、美好的东西。而我画这一批颜色缤纷的画作,就是表达我内心的光明、灿烂和爱,在我看来就是“归宿”的最终意义。

雅昌艺术网:您近期有什么全新的展览计划吗?

张耀煌:去年我刚在科隆展览完毕,6月5号去汉诺威去展览,预计今年十一月会在伦敦和巴黎展览,明年可能会去柏林展览,主要是在欧洲进行这些展览。

  雅昌艺术网:谢谢!

 

 

(责任编辑:李琢研)

今日美术馆 Today Art Museum 2013

“万象”——张耀煌当代水墨展研讨会

活动日期:2013-08-24 -- 2013-08-24
地址:德咖啡

 

研讨会介绍

在东方及世界艺术中,中国水墨不可讳言占有一席之地,水墨所传达是东方的心理和谐及内向的境生向外,代表的是一个鲜明民族风格及丰沛的形象手法。即将于今日美术馆展出的“万象─张耀煌当代水墨展” 即阐释了当代水墨的未来及延展性。

绘画语言不会因时间变迁而改变,但随着时空变迁,人对 “美”的定义产生直观看法。中国水墨强调内在蕴涵─“意境”,艺术家作品就是其个性情感的展演,张耀煌的创作恰如其分,此次展出的系列涵括:“动物”“繁花”、“罗汉”,以水墨简洁的线条进行勾勒,辅以中国传统意境的涵养手法,变化万千却洞悉人性,呼应着“万象”这般多元的质变现象。

张耀煌出色的技巧与手段,巧妙运用中国传统绘画,更清晰表现出当代水墨画家应用传统能量,且日益精进的生活智识!以“万象”语汇,表达艺术家的心灵世界,正是艺术给人最大的安慰与动力!

展览作品表现多元,“面相”既可以掩饰真实,也可以赋予另一种力量;一种神奇而摄魂的力量。他所描绘的主体“以目传神”,通过主体的面相和神情传达由内而外的信息,让观者情不自禁地揣测主体的内在活动,再加以解读,让观者牵入到主体的内心世界,与其产生互动和交流。“繁花”像是抒情抽象的神秘形式,在繁花似锦的季节,人容易陷入一股不自觉的爱恋之中,过程中有浓烈的色调起伏,恰似恋人内心奔腾的激情与爱慕,眼观而心领神会!

本次展览作品变化众多,以“万象”称名!是由台北当代美术馆馆长石瑞仁与拉斐尔艺术中心总经理黄炫梓共同策展,将于北京时间:2013年8月24日下午3点开幕,展期为:2013年8月25日至2013年9月1日。展览开幕当天下午一点,将由夏可君老师与多位专家一同探讨张耀煌作品所赋予的意义。

 

嘉宾

张耀煌,黄弦梓,李迪,石瑞仁,杭春晓,夏可君,牛宏宝,高鹏

  艺术家讲话

艺术家讲话

万象─张耀煌当代水墨展

开幕时间:2013年8月24日(周六)下午3时
展期:2013.08.25 -- 2013.09.01
地址:今日美术馆2号馆2层

 

展览前言

在东方及世界艺术中,中国水墨不可讳言占有一席之地,水墨所传达是东方的心理和谐及内向的境生向外,代表的是一个鲜明民族风格及丰沛的形象手法。即将展出的“万象─张耀煌当代水墨展” 即阐释了当代水墨的未来及延展性。

绘画语言不会因时间变迁而改变,但随着时空变迁,人对”美”的定义产生直观看法。中国水墨强调内在蕴涵─“意境”,艺术家作品就是其个性情感的展演,张耀煌的创作恰如其分,此次展出的系列涵括:“动物”、“人物”、“繁花”、“罗汉”,以水墨简洁的线条进行勾勒,辅以中国传统意境的涵养手法,变化万千却洞悉人性,呼应着“万象”这般多元的质变现象。

张耀煌出色的技巧与手段,巧妙运用中国传统绘画,更清晰表现出当代水墨画家应用传统能量,且日益精进的生活智识!以“万象”语汇,表达艺术家的心灵世界,正是艺术给人最大的安慰与动力!  

 

策展人

石瑞仁、黃炫梓

艺术家

张耀煌

  黑狗,200x145cm,水墨、水墨、宣纸,2005

黑狗,200x145cm,水墨、水墨、宣纸,2005

  行气系列,200x147cm,水墨、宣纸,2011

行气系列,200x147cm,水墨、宣纸,2011

Xue Xue Color News 色彩新聞

「人間.歸宿」—張耀煌新作個展,潑灑生命色彩,日升月鴻畫廊展出

May 03, 2014

張耀煌新作個展「人間.歸宿」將於5月9日起至5月25日止,於日升月鴻畫廊展出。此展將展出近30幅「人間」和「歸宿」系列的全新作品,充份展現一位修心多年的畫家流露對現世的拒絕、掙扎、接受和愛。張耀煌的畫作有一種非常神秘的氣質,讓觀看者心情沉靜,似乎可以穿越畫面看到沒有指向性的時光,既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而是永恆的存在。

張耀煌生於1948年,1977年即從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前國立藝術學院)畢業,但直到2000年心愛的妻子去世,張耀煌才重新拿起畫筆開始全新的藝術創作。人間系列作品中,一張張多變、憂鬱的臉孔,道盡人生百態,讓觀者思索存在的意義。濃厚、粗曠的筆觸線條,強烈、直接地表達藝術家內心的情感。歸宿系列作品,則以抽象的形式,描繪對生命的熱愛與對生命無常的感傷。潑灑、恣意的色彩,表現出藝術家自由、不受拘束的心。

展覽中將有兩幅「歸宿」 系列畫作捐贈義賣於淡江教會,希望借此機會募款新建婚禮教堂。另外十幅「歸宿」系列畫作將捐贈義賣給「社團法人臺北市喜樂人生關懷協會」及「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夢想之家青年發展協會」做慈善募款幫助低收入家庭,貧困老人和中輟生。


「人間.歸宿」—張耀煌新作個展
日期:2014-05-09~2014-05-25
地點:日升月鴻畫廊
資料提供:日升月鴻畫廊
 

  張耀煌,《繁花—歸宿》部份截圖,壓克力、油畫,130x97cm,2012

張耀煌,《繁花—歸宿》部份截圖,壓克力、油畫,130x97cm,2012

張耀煌的眾生相 小布也感興趣

【聯合晚報╱記者黃玉芳/台北報導】

  張耀煌的凝視系列,連大明星布萊德彼特也很感興趣。 北美館/提供

張耀煌的凝視系列,連大明星布萊德彼特也很感興趣。 北美館/提供

【2008/03/19 聯合晚報】

張耀煌的凝視系列,連大明星布萊德彼特也很感興趣。 北美館/提供

台灣蜜納國際集團董事長張耀煌不僅代理愛馬仕香水、Sisley、日本象印等多個知名品牌,也是一位藝術家,每天晚上固定作畫兩小時的他,出國行李中也一定帶著畫具,還把商場中大老闆的表情也給畫下來,最近在台北市立美術館開個展,展出上百幅畫作「眾生相」。

 

畫齡超過四十年的張耀煌說,小時候老師教著ㄅㄆㄇ,他「不知道哪一個腦不發達,聽不懂」,就在紙上塗鴉,老是因為全校最後一名常常挨打、被責罵,畫畫就是他唯一的安慰。

 

「畫畫就像是寫日記」

因此經歷數十年商場生涯的磨練,張耀煌再忙也會空出時間,每天堅持晚上9時至11時一定在家中畫室作畫,「畫畫就像是寫日記」。張耀煌說,他不打牌、不看電視,就以畫筆宣洩心中的喜怒哀樂,而且不賣畫只展覽。就連出國,張耀煌也會帶著整套畫具,每天晚上、以及早餐時間都待在房間裡畫圖。

 

這次展出的畫作,以水墨、壓克力為素材,他喜好採取佛學與禪修的命題,以一系列「冥想」與「凝視」觀者的人物肖像最具特色,這些肖像包含了佛陀、高僧、羅漢,以及眾生等,著重於眼神裡傳達的智慧。

 

「商場大老闆 吹鬍瞪眼入畫」

有兩幅水墨創作的「凝視系列」,好萊塢大明星布萊德彼特曾看過且相當感興趣,花了二十分鐘,直問張耀煌關於畫作的意涵。另外有五張關於猴子、貓等畫作,則是出自於張耀煌商場上跟大老闆打交道的經驗,把他們談生意時生氣、吹鬍子瞪眼等表情全都畫下來,「我每次看了都會偷笑」,張耀煌笑說。張耀煌個展即日起到4月27日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

Radio Interview

Published on 20 May 2014

Today Special-軟實力MIT

主題|人間‧歸宿─張耀煌個展

【MOCA:面對面-MOCA計畫】MOCA Taipei 2011

藝文直擊 | 張耀煌個展

 

Uploaded on 14 Oct 2011

※非池中藝術網※http://artemperor.tw/

仰視當代藝術館廣場這棟近百年的古蹟建築,突然發現今秋的當代藝術館變得分外狂野,藝­術家張耀煌《面對面-MOCA計畫》以豪放的水墨線條和野獸派的大膽用色勾勒出六十四­張《行氣》面像畫作,並將所有畫作裝置在當代藝術館的窗戶和外牆,讓所有經過的民眾都­有機會與這些面目畫像「面對面」!另外在當代館廣場上,也可見形如水紋卻又勁道十足的­鐵製平版雕塑,感受熱情奔放的生命力。

兼具台灣企業家與藝術家身分張耀煌,繼2000年上海美術館、2005年中國美術館與­台灣歷史博物館、2008年台北市立美術館陸續舉辦藝術創作個展以來,醞釀2年之後,­今年,適逢中華民國建國百年,2011年9月7日,於韓國釜山市立美術館推出大型個展­,2011年10 月6日又即將登上台北當代藝術館,推出包含鐵雕、藝術創作風格鮮明的全新個展。


延續以往創作,相關頭像的重要代表系列「凝視」、「動物系列」與「面目集團」;這次,­張耀煌再以人臉上不同的眼神與表情為創作元素,融合東方行草、狂草的運氣墨線,與西方­野獸派的大膽用色,從鮮豔的火紅色、藍紫色,到春天微漾的水藍色、粉紅色;藉此,可一­窺藝術家藉由不同創作所反映出的內心轉變。


跳脫框架式的畫風、創新嘗試的鐵雕與不同型式的展覽方式,更顯張耀煌特殊的創作風格。­張耀煌透過40多年來所累積的豐富人生閱歷,以流暢的筆觸與生動鮮艷色彩,大膽構圖,­藉由「臉」來傳遞出的各種人生百態。親臨展覽,將能真實體驗並感受畫作與雕塑作品所帶­來的震撼與感動。

Hannover solo exhibition review

Yahon Chang – Wesen und Antlitz

Kommentar hinterlassen

Ankündigungstexte von Ausstellungen asiatischer Künstler in Deutschland sind kryptisch, müssen es fast zwangsläufig sein, denn man ist gewungen zugleich mit dem Fremden und dem Vertrauten zu werben.

Das ist auch bei Chang Yahon* aus Taiwan der Fall. Es wird auf seine Wurzeln in der Kalligraphie hingewiesen und ebenso auf eine Brücke zur westlichen Malerei. Solche Hinweise sind so herrlich vielfältig, dass man sich keine Vorstellung vom Ergebnis machen kann.

Ich habe in China Ausstellungen mit klassischer Tuschemalerei gesehen und Arbeiten mit teils zaghaften, teils vehementen Schritten in eine zeitgemäße Darstellungsform. Ich habe aber auch Ausstellungen mit aktueller chinesischer Kunst (vor allem in Peking) gesehen. Und ich habe immer wieder versucht, mich mit Künstlerinnen und Künstlern über ihre Arbeiten zu unterhalten. Ich habe manches verstanden, aber vor allem ahnend gelernt, dass eine Brücke des Verstehens vielleicht garnicht möglich ist.

Nach der Ausstellung von Chang Yahon würde ich sagen, dass ein Verständnis von einer zur anderen Kunst, von einer zur anderen Kultur auch nicht notwendig ist.

In der Kunsthalle Faust (Hannover) wird in durchaus umfassender Weise das Werk des heute 66jährigen Künstlers in einem großen Raum präsentiert. Ein erster Rundblick verwirrt, weil man einerseits Arbeiten sieht, die deutlich aus der Arbeitsweise der Kalligraphie herkommen, andererseits Arbeiten, die ein Eintauchen in europäische Formen und Sujets der zweiten Hälfte des 20. Jahrhunderts widerspiegeln. Man kann das nicht zusammen bringen und man kann es auch nicht verbinden.

Man sieht, dass Chang ein präzise arbeitender, kenntnisreicher Künstler ist, der mit Farben und Formen sicher umgeht.

Europäisch-amerikanische, also westliche Kunst befragen wir gerne nach Inhalten – was versteckt sich in Figuren, Symbolen, Farben und Formen. Und Kunstwerke aus dem chinesischen Kulturraum werden gerne auf eine Verbindung zur alten Kultur oder von der Tradition zur Zeitgenossenschaft hin betrachtet. Ich habe den Künstler genau in diesem Sinne nach dem Weg von der klassischen Kalligraphie zur modernen Tuschemalerei und nach der Übertragung in die sich so anders verhaltenden Ölfarben gefragt. Die Antwort war keine Antwort in unserem Sinn. Sie war eine Wegweisung in historische Tiefen der Kultur.

„Man nimmt ein kleines Element“, sagte Chang Yahon (in der englischsprachigen Intepretation seiner Tochter), „und versucht herauszufinden, wie man es entwickeln und in seiner Bedeutung vergrößern kann. Im Grunde ist es ein Verstehen der alten chinesischen Schriftkunde und Literatur. Je tiefer man geht, um so empfindsamer wird es  (very sentimental); es ist ein imaginärer Raum voller Poesie. Es geht um ein Bewußtsein des Raumes.“

Während Changs Tochter Francise mir seine Hinweise und Gedanken übersetzte und erläuterte, nahm er meinen Katalog und „schrieb“ rasch einen Kopf aufs Papier und in einem zweiten Akt „zeichnete“ er eine zeitgenössische Kalligraphie. Beides kommt für ihn aus dem gleichen Strich.

Es gibt aber auch stark farbige Ölmalereien von großen Leinwänden mit Köpfen, Gesichter in Schwarz-weiß und Farbe, bemalte Keramiken und glänzend polierte Metallgesichter als Skulpturen in seinem Œuvre. Diese Vielfalt kann man nur umfassen, wenn man hinab steigt in der erwähnten „imaginären Raum voller Poesie“, sonst bekämpfen sich die Sujets und die Stile.

Mir schien die Vielfalt in der Ausstllung zwar informativ, aber auch unangebracht (ohne dass ich dafür eine klare Erklärung hatte). Als ich später mehrere Kataloge durchblätterte, fand ich einen mich überzeugenden Hinweis: alle Arbeite von Chang Yahon sind Solitäre. Dass sie als Reihen oder thematische Zyklen präsentiert werden, verleitet uns Veränderungen, Weiterungen, Abwandlungen von einem zum anderen zu erwarten und zu suchen. Aber es sind keine Veränderungen der Sujets, es sind Veränderungen der Empfindungen, des Raumes oder der Raumtemperaturen. Es sind Nuancen eines Zeichens wie es sie in der chinesischen Schrift immer wieder gibt. Die Verknüpfung von Zeichen-Wurzeln (Radices) und die Addition verschiedenartiger Zeichen zu neuen Wörtern und Bedeutungen sind ein „movens“ der künstlerischen Arbeit von Chang Yahon.

Man sollte seine Arbeiten nur einzeln betrachten, sich nur auf ihren Raum konzentrieren, dann erfasst man die Qualität des Künstlers und seiner Werke. Es ist gleichgültig, wie europäisch Chang Yahons Malerei uns manchmal erscheint, sie setzt sich nicht mit der westlichen Kunst auseinander, sondern mit einem Raum, den ihm die traditionellen Elementen seiner Kultur vorgeben.

Vergleichen bringt keinen Gewinn, aber sich einlassen auf das scheinbar so Vertraute im Fremden.

* (Yahon Chang in gewohnter deutscher Schreibweise)

Von September bis November 2013 wurden Werke von Chang Yahon im Kunstforum Markert in Hamburg gezeigt, kuratiert vom Prof. Claus Friede, der ebenfalls die Auswahl für Hannover vornahm.